考试院首页 考试报首页 中招专版 高招专版 成招专版 研招专版 自考专版 非学历考试 留学专版 资格考试 考试文化 人才就业 PDF专栏
重要新闻 更多>>
中考体育过程性考核新方
中考体育考试成绩6月5日起
教考时评 保持状态静待高
做好适龄儿童入学服务和
高考开考15分钟后不能进考
高考准考证6月4日前发放
教考时评 首都高校百万师
近期导读 更多>>
1324期导读
1323期导读
1320期导读
1319期导读
1318期导读
1317期导读
1316期导读
  信息检索:
关键字:
每周两期周三周六出版
订 报 代 号:1—104
考试文化
您当前的位置:考试院首页 > 北京考试报 > 考试文化 >
考试记忆 晚复习后遇见狼 ——我的高考记忆
发布时间:2018-05-23 10:58

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 郝旭光

  1977年冬天,为了好好复习,我们二十几位家不在公社中学驻地的男生决定住校。

  宿舍是十几米长、五米左右宽的典型的烟台农村瓦房。秋天刚刚盖好,建在高处,后面是大片平平的庄稼地,房子后面没有任何遮挡。二十几名学生挤在一个屋子里。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麦秆隔寒,麦秆上面是当地农村常见的草褥子,再上面是一条棉褥子。屋里没有任何取暖设施。每天晚上,北风呼啸着,我们要用极大的勇气钻进被窝。彻骨的寒气,让人在被窝里直打哆嗦。睡前,大家要相互鼓励一番:我们吃的苦,老天看得见,不发奋考上大学,对不起自己受这么大的罪!一定要长志气啊!但这些情况既不敢跟老师说,也不敢跟家长说。一旦说了,晚上就得回家了,那样每天就少了一个小时的学习时间。

  坚持了不到一个月,实在是熬不下去了。班里感冒的男同学慢慢多起来。老师也发现教室里打喷嚏的人数不断增加,最后决定冬天不让学生住校,等开春后再安排。

  恢复高考后的首次考试时间定在1977年12月初。公社中学附近的考生上午考完后骑车回家吃饭,中午在家里简单休息后再到学校继续考试。山东省最后半天考数学。当天下午,我骑着自行车去考场。半路上,自行车的车链子掉在传动齿轮与轮轴之间。我下车费了不少力气才用手把链子安好,搞得自己满头大汗,满手黑油泥。那时还没有“掉链子”这个说法,所以我的情绪没有受到任何影响,发挥较正常,遗憾的是一道平面几何的证明题怎么也连不上辅助线,这是我唯一没有做出的题目。

  当时山东省是两榜录取,第一榜全县18个公社(即现在的乡镇)4483名考生中预录取了180名考生参加体检,第二榜录取指标是110名。我作为全县仅有的三名入围在校生的第一名,成绩排在全县第一榜的第52名。

  因为一些原因,我又参加了1978年的高考。早春时,我每天一大早就到学校,晚上在学校复习到九点半左右,会和几位同村同学结伴骑车回家。某天晚上,我问完老师问题快到十点了。同学等不及早就回家了。我一个人真有些犹豫:不回家没地方住,也没有通信工具通知家里,怕家长焦急担心;自己回家心里还有些发怵。学校在我家的东南方向,中间有条大河,河上有一座百米长的石桥,桥的东西两头各有三十多米长的下坡引桥。河的两边是茂密的森林。从东往西过桥后有一条上坡路。我晚上很少独自走这条路,想想真有些恐惧,因为村边地里经常能见到狼的粪便和踪迹。最后我一咬牙,骑上自行车就走了。

  刚骑到桥东面引桥处的下坡时,我的头发“刷”得竖了起来,后背发凉,头皮发麻。这感觉,终生难忘!因为我看到桥中间突然有两道闪闪的恐怖绿光直射过来。这是狼啊!当时我做什么决策都来不及了。此时必然要减速,50米左右的距离,它的一个加速,我的后背就可能暴露在它锋利的牙齿下了。

  此时,一种求生的本能、一种在农村成长起来的蛮劲,使我根本没有机会多想,加速朝它冲过去,准备直接撞向它。我边加速边按车铃铛,边失音地大喊“冲啊!”我一路狂奔,但越往前越心虚,腿越软;但又特自信,特有劲。我之所以敢这么做,也不全是莽撞,按我当时的身体素质和能力,对付一只狼可以说胜券在握。

  两强相遇勇者胜,对方在如此高压紧逼之下也绷不住了。在要会面的一刹那,它猛地一个转身,闪电般地冲进了河西南的大森林里。此时,我一个加速冲上了河西那个平时要推着车走的上坡。回家后,我的毛衣和外套全湿透了,不知道是紧张、恐惧还是太累、太激动。这次意外,对我后来的成长影响非常大。

  仲春后,我开始住校,常常是早上利用锻炼时间回家吃早饭,饭后再去学校复习。那时,因为全村的房子重新规划,新房子的地面需要人力用木板使劲敲打。要把木板一头踩在脚下,另一头用绳子拴住,双手使劲拉高后,脚底一用劲全力夯打地面以便使之硬化,夯打越多,地面质量越好。那时,我会早晨回家先夯打地面再吃饭。但有一次夯打结束吃早饭后我便开始恶心,继而呕吐,这是两次高考中唯一一次生病,后来还落下了毛病,直到大三时这个症状才消失。

  1977年高考比较仓促,各校自行组织考场,两个人一张桌子,与平时上课无异,只是多了两名监考老师外加县里的两名巡视员。

  1978年高考在夏天,由于公社处于县域的边缘,所以集体包了一辆大货车,要坐车近百里去院格庄中学考试,考语文、数学、物理、化学和政治5门课,英语加试只作录取参考。我可能是全国为数不多的5门课成绩全及格的考生,在全公社除了物理成绩不是第一名,其他科目和总成绩都名列第一,是县里当年为数很少的考进北京名牌大学的学生。

  高考的这些经历带给我很多启示:人这一辈子,总要吃些苦头,经历些磨难。只不过分为主动和被动,提前和滞后,一时和一世。

  逆境,不是坏事,关键看你怎么处理。处理好了是垫脚石,处理不好是绊脚石。试想,如果那晚遇到狼我就慌不择路,估计当时就成了狼嘴里的美味;如果沉湎于期末考试第二名不能自拔,没准儿当时就考不上大学了。正是这两件事情激励我要好好复习,才有了后来的好成绩。学习之余夯地,也是我该承担的责任。因为父亲在另一个村里教书,哥哥在城里上班,母亲身体不好还在干,总怕影响我复习让我少干,可这事儿怎么能少干?高考复习重要,但不是生活的全部。如果抱怨、逃避这些事情,也不一定真能考好。

  磨难和挫折,真是一笔财富。在后来的求学过程和职业生涯中,虽然我遇到了很多磨难和挫折,但都没有对自己产生阻碍。这两次高考经历的事情,让我变得更坚强,也提高了耐挫折和抗压能力,并增强了坚韧的心理基础。

关于本站征订办法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:北京教育考试院 京ICP备05064890号 文保网安备案 1101080042号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志新东路9号 邮编:100083 网站信箱 技术支持:北京教育信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