考试院首页 考试报首页 中招专版 高招专版 成招专版 研招专版 自考专版 非学历考试 留学专版 资格考试 考试文化 人才就业 PDF专栏
重要新闻 更多>>
高三一年大事早关注
海军明年招飞月底初选
教考时评 周练后,高三生
父母咋帮孩子 名师现场支
本市大学生新兵首超八成
《战狼》点燃男儿热血 北
全国教书育人楷模推选出
近期导读 更多>>
1255期导读
1237期导读
1229期导读
1121期导读
1211期导读
1210期导读
1209期导读
  信息检索:
关键字:
每周两期周三周六出版
订 报 代 号:1—104
考试文化
您当前的位置:考试院首页 > 北京考试报 > 考试文化 >
纪念恢复高考40周年 感恩党,感恩1977年高考
发布时间:2017-09-13 10:16

邓 卫

 

作者简介:

  邓卫 , 女 1955年7月8 日出生。1978年进入西南农大蚕桑系,毕业后分到四川省蚕桑研究所工作,后到四川大学进修日语,调蚕丝学校教日语。2000年调西华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任日语副教授。除教学以外还主持担任一些省级和校级科研项目,曾在有关杂志上发表了20余篇文章, 个人编写了一部著作 《日语词汇分类》由四川大学出版社出版。现已退休。

 

 

  每当我看电视剧“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”,都会感慨万分。我深深体会到,没有邓小平复出就没有1977年的高考,没有每一个77级及以后的大学生,也就没有我的今天。

  高中毕业后,根据国家的政策,弟弟下乡了,我留在城里。我白天在父亲工作的扳手厂里做临时工,晚上参加街道的各种活动。我擅长绘画和写字,所以办宣传专刊是我打主力。我还参加了街道宣传队,唱歌、跳舞、二胡,经常到处演出。由于表现突出,我被街道办事处任命为团支书。

  当时,我对上大学根本没抱一点期望,对前途也感到无望,只好抱着“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”的想法过每一天。

  1977年10月传来了恢复高考的消息,大家奔走相告。我兴奋得几天睡不着觉,到处借复习资料和以前的高中教材准备复习。我们上高中时,大部分时间都在学工、学农,没有正规地上过文化课,连正式的教材也没有。我好不容易在扳手厂会计的儿子那里借到了数学、语文、物理、化学课本,如获至宝,马上如饥似渴地学起来。弟弟也从乡下回来复习准备考试。住在供销社家属院里的十几名考生,有空时就聚集在一起讨论复习的事,谁有复习资料就借来复印或抄写。

  当时谁也没有把握能考上大学,所以我没敢放弃临时工,每天仍然按时上班,依然幻想着哪天能转正。我的工作是描图,上班时有图就描,没有图描时就把书放在抽屉里用描图板挡着偷偷看两眼。扳手厂的领导和干部很理解我,没有阻碍和为难我。晚上回家,我和弟弟一起学习。虽然他考文科,我考理科,但有什么问题我们也会一起讨论。当时很多知识在学校没有学过,我们把不懂的问题一一记下来,再到学校找老师辅导。我高中班长的父亲是师范学校的校长,他们学校常常为高考生开办一些辅导课。班长经常会叫上几个同学一起去听课,这对我们的学习帮助很大。

  经过近两个月左右的刻苦努力,我们进步很快。但高考来临时,我们还是感到时间太仓促,有好多问题没弄清楚,好多知识没来得及消化。当时手中的复习资料高高的一大摞,高考前一天晚上我们还在看,可是不知道哪里是重点,头脑里一片乱麻。

  考试第一天,我很早就来到隆昌一中的考试教室。外面操场上已经黑压压站着一片人,除了和我年龄相仿的,还有30多岁的老大哥、老大姐,也有比我小几岁的弟弟、妹妹。有的是夫妻,有的是兄弟姐妹,也有下乡的知识青年、工人、农民、干部、教师等。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高考,里面聚集了十一年没参加高考的知识青年。大家怀着无比兴奋又十分紧张的心情等待着,猜测着今天的考试内容,讨论着该怎么答题。每个人心里都忐忑不安。

  进了考场,考试开始了大家才安静下来。其他考试内容我不记得了,只记得语文作文要求写一篇文章的读后感。我写了许多,想把当时自己的心里话全写出来,但时间不够,只好以“……。”的符号草草收场。后来数学、物理、化学考试中,我处于稀里糊涂的状态,做完了题不知是对是错,总觉得好多题都没答好,以至于考完后心情十分沉重,像压了块石头,没有心思和别人交谈。我觉得这次是没有一点希望了,于是几天之后接着复习,开始准备下次考试。

  临近春节的一天,我在街上和弟弟相遇,只见他将手一拍,跳着对我说:“我拿到通知书了!我考上武汉大学了!”我心里真为他高兴。他居然考上了武汉大学历史系。记得他下乡时我常去看他,他屋子里的墙壁上贴满了李白、白居易等名家的诗词,为此他还遭到了父亲的训斥,说他不好好接受贫下中农的教育,不好好劳动,背诗词有什么用。现在看来,他是背对了。此时,我也为自己没有拿到通知书感到悲哀,回到家里便倒在床上一声不吭。那个春节很漫长,父母为弟弟考上大学感到高兴,亲戚朋友都来庆贺。我却因迟迟没有拿到通知书感到不安。每天看见弟弟开心的样子,那时的我不知怎样面对。

  春节过后几天,我彻底绝望了。那天我正在上班,突然接到妈妈的电话,告诉我大学通知书收到了。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急忙跑回家,打开通知书,一看傻了眼。怎么是西南农业学院?而且是蚕桑系。这完全出乎我的预料。我在扳手厂学的是绘图和描图,我一直喜欢的也是工科,填报志愿全都是工学院,根本没有想过学农,并且对蚕桑一点不了解。怎么办?去还是不去呢?去,不是自己的意愿;不去,又怕失去这次读大学的机会。我心里十分矛盾。经过几天激烈的思想斗争和全家慎重讨论,我最后还是决定上大学。

  记得在医院体检时,我还闹了一个笑话。因为当时心情比较紧张,医生反复给我测量了几次血压,可都偏高不合格,我大哭起来,恳求医生放过我。医生笑着对我说:“别紧张,明天再来测量。”回到家里,我不知怎么办才好。听别人说喝醋可以降压,第二天早上,我偷偷喝了很多醋才去医院测量血压,总算过了关。

  那次,我的高中班上只考上三个人。除了我之外,一个考上四川外国语学院,另一个考上内江师范学院。而我们家一下就考上两个孩子,这在当时的隆昌县是个大新闻。我们班长没有考上,真为他感到遗憾。

  后来,听学校招生的吴书记说,我们这个专业几乎没有人填报,所以录取线很低。我的成绩总分是218分,刚好过西农录取线。之所以选我是因为我是乒乓球运动员,曾获得地区青少年冠军,又擅长绘画、写字和办宣传专刊,还是团支书。进大学以后,我又被任命为班上的团支书,直到毕业。

  大学期间,我对所学的蚕桑专业一直不感兴趣,但还是每天认真上课。我们的外语课是日语,我一下子对日语产生了很大兴趣,将大部分时间花在了学习日语上。除了上课外,我买了很多日语书自学,并用母亲每个月寄来的10元钱买了收录机和磁带,一有空就听读日语,甚至连吃饭、洗衣、散步时都在听。有同学笑话我说“邓卫每天只知道背日语单词”。虽然这样,我的专业课成绩在系里还是名列前茅。毕业以后,我被分到四川省蚕桑研究所,但我依然坚持学习日语,又去四川大学进修日语。回来之后,我调到四川省蚕丝学校教日语,2000年调到西华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任教至退休。我能有今天,从内心感恩党,感恩1977年的高考。

 

 

“纪念恢复高考40周年”征文启事

  征文要求如下:

  1. 来稿者为恢复高考制度后参加过高考者。

  2. 文章为第一人称自述文。文章讲述真故事,抒发真情感,有细节描写,能感动人心。

  3. 篇幅在3000字之内。

  4. 来稿文章写明作者姓名、单位、手机号码等联系方式。请随稿提供3至4张本人当年高考时与近期照片,并附个人简介,300字内即可,可写个人经历、著作等。

  5. 征稿即日开始,2017年12月31日止。来稿择优刊登。

  来稿请寄:E-mail:

  Esther0329@yeah.net或zongbianshi@bjeea.cn

  报社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志新东路9号A座 北京考试报社总编室收(100083)

关于本站征订办法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:北京教育考试院 京ICP备05064890号 文保网安备案 1101080042号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志新东路9号 邮编:100083 网站信箱 技术支持:北京教育信息网